和漂亮表姐非常细腻的做爱

时间:2019-05-29 19:21
华夏国,汉阳省,武州市。
  武州第一高中,高三上学期期中考试。
  高三6班教室格外安静,只有铅笔划过试卷的沙沙声。
  教室之中,一个身穿蓝白校服,剑眉星目,半边刘海遮住清秀脸庞的少年,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突然,他毫无征兆猛地站起,脸色狰狞,发出一声悲痛欲绝的怒吼:“小师妹!”
  少年的一声爆发,瞬间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陈默,就连两名监考老师也不例外。
  噗嗤!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笑了起来,跟着,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小师妹?哈哈,陈默这家伙是不是睡糊涂了?”
  “我看他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小师妹?我还令狐冲呢!”
  瞬间,安静严肃的考场,乱成一锅粥,那些平时学习不好的同学,赶忙趁机偷看提前抄写在手掌中的答案,小纸条乱飞。
  坐在靠窗位置,梳着一个长长马尾辫,气质出众的校花安可悦,看着陈默暗暗摇头。
  “虽然爸妈一直想要撮合我与他,可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即便是有个好家世,将来注定也一事无成。跟元昊哥比起来,他简直一无是处。”
  想到这,安大校花偷偷看了眼不远处那名器宇轩昂的俊朗少年,武州市副领导的独子,郑元昊。
  而郑元昊也正回头看向她,顿时,安可悦没来由的一阵紧张,赶忙低下头。
  郑元昊收回目光,转而又扫了眼呆呆站着的陈默,脸上闪过一抹极度的轻蔑,这种人,根本不配做他郑元昊的情敌。
  两名监考老师愤怒的看了表情呆滞的陈默一眼,无奈摇头,一脸这家伙没救了的表情。
  然后,赶忙连声喝斥,稳定考场秩序,并收缴了一大堆小纸条。
  陈默呆呆站在教室中,一脸茫然。
  “怎么回事?我是玄道宗化神境大修士陈默,一次和小师妹私入众仙禁地‘宇宙之眼’,想要探寻众仙起源,小师妹为了救我粉身碎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想起小师妹洛璃在最后一刻,那独有的蓝色双眸中透出的依恋,还有绝美脸庞上挂着的淡淡微笑,深深印入陈默灵魂深处,铭刻在骨子里,让他悲痛万分!
  但是,眼前真实的一切,却让陈默迅速收敛心神,眼中渐渐恢复清明。
  迅速打量所处环境,周围一切让他有种久违的熟悉感。
  “这里好像是教室?似乎在,考试?”
  嗯?
  有人在背后踢了陈默一脚,陈默转头看去,发现一个胖子正对着他挤眉弄眼,示意他坐下。
  “你是,赵刚?”一个名字浮现在陈默脑海,他情不自禁的呐呐自语。
  顷刻间,纷杂的记忆如同电影回放,让陈默终于明白如今所处之地。
  “莫非这里是地球,我正在参加高三上半学期的期中考试?”陈默盯着胖子赵刚疑惑问道。
  “这里不是地球,难道是火星?陈默同学,我看你是睡糊涂了吧!”戴着黑框大眼镜的女监考老师,黑着脸瞪着陈默冷喝。
  “你自己成绩不好,不求上进,在期中考试上睡觉。但是请你不要影响其他同学考试,不然我只好请你离开考场!”
  女监考老师掐着腰,气呼呼的瞪着陈默,大有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赶出去的架势。
  陈默转头看向女老师,脸色平淡,一个名字呼之欲出!王丽,他高三时期的英语老师。
  一个惊骇的念头浮现在陈默脑海。
  “难道我没死?我重生了,重生回地球高三时期的少年时代?”
  这,或许就是唯一能够解释这一切的理由。
  陈默忽然闭上眼睛,感受体内那足可毁灭星辰的澎湃灵力,却发现空空如也。而那已经可以化神万千的强大神魂,此刻也是没有丝毫反应。
  难道这是幻境?
  可周围无比真实的一切,让陈默直接否决这个念头。
  唯一的解释,就是陈默真的重生了。
  想明白之后,陈默没有因为修为消失懊恼,反而有种淡淡激动。
  “前世我纨绔成性,连一所像样的大学都没考上,是母亲李素芳花钱才勉强让我进了一所二流大学。”
  “后来我在去姥姥的吊唁中被母亲家族同辈子弟打成半死,这才知耻后勇,发愤图强。可终究因为天赋和年龄原因,成就有限。”
  “父母去世后,我接手母亲公司,却被万家用阴谋打垮。逼得我跳楼自杀,幸好被路过地球的东华仙帝所救,并带我踏入修仙路。”
  “我心灰意冷,却不想正好符合修仙者心境,让我修为一路高歌猛进,短短六百年,便踏入化神境第三阶化神期,可以化神万千,遨游宇宙星空。”
  “我师东华仙帝惜我之才,更是把自己最宠爱的女儿小师妹洛璃许给我做道侣,我们双宿双飞,成为很多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可终因小师妹好奇心太盛,私探禁地,惹的双双陨落。”
  “ 对了,既然我能够重生,那么修为比我还要高一个境界的小师妹会不会也重生到地球?”
  陈默忽然一阵激动。
  但,他马上就冷静下来。
  “即便小师妹同样重生地球,以我如今实力,根本无法寻找到,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提升实力,找回修为,不然别说寻找小师妹,就连自保都是问题。”
  他可不在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坐井观天的地球上少年,他知道修仙万族,随便一个元婴大能都可以轻易毁灭星球。
  只有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前世,我便是一个没有实力的人,暗恋对象安可悦对我不屑一顾。未婚妻燕倾城退婚,母亲家族中人视我为杂种,父亲家族中只有爷爷陈国良疼我,活的无比憋屈。”
  “眼看着疼爱我的温晴姐为了保护我,委身屈从我的死敌万文友,我只能在她婚礼上喝的不省人事。”
  “眼看着父母双亡我却无能为力,眼看着从母亲手中接过的公司被万家一步步击垮,我却只能万念俱灰,以死明志。”
  “可是,上天却让我重生了,而且重生在最具转折性的高三时期。”
  “这一世,我定要弥补所有遗憾,保护那些疼我爱我的亲人朋友。那些欺我辱我看不起我的人,你们绝想不到我陈默竟然会重生吧……”
  陈默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如同一轮重新升起的太阳,光耀大地!
  “爸、妈、温晴姐,这一世我绝对不会在让任何人欺辱你们!万家,李家,你们等着,我陈默回来了!”
  教室里,陈默眼神越来越坚决,一道勇往直前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他整个人的精气神为之一变!
  王丽吃惊的看着眼前的陈默,她忽然觉得陈默好像变了个人,可具体哪里不同她也说不上来,不过她没有忘记陈默还没有回答她的话。
  “陈默,把老师的话当放屁你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你想继续考试,就给我老实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陈默看了眼王丽,淡淡一笑,道:“不必了!”
  说完,在两名老师和所有同学目瞪口呆下,大步走出教室。
  考试固然重要,但他既然重生了,以后这考试不过是顺手拈来的芝麻小事,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尽快恢复修为。
  如果没记错,按照他前世的记忆,明天他就要跟着母亲前往燕京参加他姥姥的葬礼。
  这场葬礼,即便过了六百年,陈默仍然记忆犹新,因为在这场葬礼上,他会遭遇上辈子最大的一次打击,也是让他上辈子发愤图强的原因之一。
  望着陈默潇洒离去的身影,王丽暴跳如雷:“真是朽木不可雕!”
  安可悦轻轻摇头,眼中的失望更深了。
  郑元昊满脸鄙夷,心中直接把陈默从他的竞争对手中划掉。一个连考试都可以放弃的人,不配做他郑元昊的对手。
  第002章 玄天升龙道
  陈默离开教室,但,并未离开校园。
  经历过星空万族大战的他,对眼前世界充满危机感,以他现在的身体,一个子弹就能要了他的命,他必须要马上提升实力,应对明日的吊唁。
  陈默来到学校操场,此刻,所有人都在考试,操场空无一人,陈默当即盘坐在一颗松树下,陷入沉思。
  修仙八境:凝气,金丹,元婴,化神,合道,大乘,渡劫,仙尊。
  每提升一个小境界,实力便是一次质的飞跃,大境界之间的差距,更是天壤之别。
  踏入凝气一重,身体便可超过任何国家运动员,一拳下去,携千斤巨力,无人可挡。
  修炼到元婴境,更是可以横渡宇宙虚空,一拳之威便可毁山断海。
  若是成就仙尊,甚至可成为一界尊主,受亿万生灵膜拜,眨眼可灭星辰。
  陈默前世便是化神境大修士,小师妹洛璃更是合道境真仙,两人一起遨游宇宙星空,成为很多同道向往的神仙眷侣。
  不过,对于现在的陈默来说,那些都太过遥远,如今陈默要做的,就是尽快踏入凝气境一重。
  前世陈默修炼玄道宗镇宗法典,《天玄道诀》,修为一路势如破竹。可最后陈默发现,他的进境太快,导致根基不稳,乃至其后提升修为越来越困难。
  这一世,陈默吸取前世教训,不求勇猛精进,只求稳扎稳打,为将来在修仙路上走得更远打好基础。
  前世,陈默是东华仙帝最喜爱的弟子,星空万族各种修炼法门任由陈默予取予求,各种灵丹仙药更是如同路边大白菜,所以现如今陈默精通万族功法。
  “想要打好根基,应该选哪一门功法好呢?”
  “青云门镇门之宝《三梵青龙仙法》?不行,同样勇猛有余巩基不足。梵天宗的《青莲混元佛卷》?也不行,那玩意需要保留童子身。”
  陈默可不想孤独终老,最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陈默选择了玄道宗的基础法诀,《玄天升龙道》!
  玄天升龙道虽只是玄道宗基础法诀,但宗门典籍中却有记载,一旦玄天升龙道修炼到高深境界,可身化万丈真龙,毁天灭地!
  只不过除了宗门典籍记载,数十万年来,也没有人能将玄天升龙道修炼到化神境,所以才沦为基础法诀。
  不过玄天升龙道作为玄道宗基础法诀,对新弟子用来巩固根基是最好不过,无比适合现如今的陈默。
  就是它了,玄天升龙道!
  打定主意,陈默立刻闭上眼睛,开始进入修炼第一步,引气入体!
  方圆十米内的天地元气开始向陈默汇聚,陈默周身一米范围内的空间都产生微微褶皱,昭示着玄天升龙道的霸道。
  一刻钟后,陈默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喜悦,一道精光自他眼中一闪即逝,他的身体似乎壮大了一圈,不过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不错,虽然地球灵气比修仙界稀薄万倍,可我只用了一刻钟就成功引气入体。”
  “当初我第一次修炼《天玄道诀》,还用了整整三天才成功引气入体,这《玄天升龙道》,果然最适合初学者用来巩固根基!”
  成功引气入体,陈默继续闭目修炼,一直到日暮西山,陈默才缓缓睁眼,他感觉到有人朝他走来。
  七八名身穿校服的少年男女,很快走到陈默身前,面色各异。
  “陈默,你在这干嘛?”
  人群中,那名梳着长长马尾辫的漂亮女孩,一脸不解的望着陈默,心中却失望透顶。
  中途弃考,然后一个人跑来操场坐着,他当真已经无药可救。即便那些考试题不会做,也应该坚持到最后一刻。
  陈默脑海立刻浮现出这女孩名字,安可悦,武州第一高中校花。他高中到大学同学,当地一个资产几千万的富商之女。
  安可悦的父亲安守义,跟陈默父亲陈兢业是好友,安可悦的母亲梅婷,一直想要撮合两人。
  虽说当时陈兢业只是一名副禛长,但陈默母亲李素芳却是整个汉阳省都有名的企业家,资产数亿。跟李素芳的生意比起来,安家的资产可以忽略不计,这也是梅婷竭尽全力撮合安可悦和陈默的最大
  原因。
  只是当时的陈默不学无术,安可悦根本瞧不上他,可碍于母亲的缘故,只能和陈默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可笑当时陈默竟然以为安可悦对他有好感,暗恋了安可悦很久。
  不过很快随着李素芳的公司发生了一次经济危机,梅婷以为陈家即将没落,于是就不在让安可悦跟陈默来往,陈默还因此伤心很久。
  陈默记得,那次经济危机很快就被母亲化解,安家人懊恼万分,可再也拉不下脸让安可悦跟陈默交往了。
  至于以后陈默父母双亡,家道中落,梅婷更是庆幸自己当年的选择是多么明智。
  安守义还好,在陈默落魄之际,经常给与帮助,可梅婷却一反之前的谄媚,对陈默冷嘲热讽,羞辱打击。
  最后,安可悦也渐渐和陈默断了联系,后来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陈默偶然听说,安可悦终于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郑元昊,双宿双飞,成为很多同学羡慕的一对。
  人群中,那名被其他人簇拥着的俊朗少年,微微一笑,调侃道:“或许陈默同学超水平发挥,提前答完考题。”
  人群中发出一阵讥笑,大家都知道陈默不学无术,考试从未及格过,怎么可能提前答完考题?这人明显在羞辱陈默!
  “昊哥英明!”
  两名少年赶忙拍马屁,看向陈默的眼神充满戏虐。
  陈默面无表情,看向最先说话那少年,眼中闪过一抹蔑视。
  郑元昊,武州市副领导的独子,他学生时期的头号情敌,一直打压陈默。
  陈默父母健在时还好些,至于后来陈默家道中落,郑元昊更是变本加厉,把陈默一步步逼上绝路。
  陈默嘴角微微弯起一抹弧度,在心中默默念道,郑元昊?希望这一世你不要让我失望!
  陈默没有理会安可悦以及向他挑衅的几人,目光扫过人群,最后停留在安可悦身边那名有些害羞的青涩女孩身上。她此刻,正一脸担忧的望着陈默。
  蒋瑶,一个普通商贩人家的孩子,天性善良,软弱,因为陈默无意中在几个学校霸王手中救了她,因此对陈默心生好感。
  前世陈默风光时,她默默窃喜;陈默落魄时,她不离不弃。只可惜前世陈默被安可悦迷住了双眼,无视了蒋瑶的付出,直到自杀前一刻才幡然醒悟。
  现在的蒋瑶可能由于发育晚,并不出众,但姣好的轮廓注定她是个美人胚子。陈默记得,上大学后的蒋瑶,直接成为和安可悦并驾齐驱的校花。
  见陈默竟然不搭理自己,安校花光洁的额头轻皱,心中暗道:“要不是妈妈让我和你保持联系,就你这种纨绔子弟,我才懒得搭理。”
  旋即,有些不悦的又说了句:“陈默,我在问你话呢?”
  见到安可悦生气,旁边立刻有人帮腔:“陈默,安校花在问你话!”
  若是前世的陈默,这时候肯定会向安可悦道歉,然后像条哈巴狗一样哄安可悦开心,但是这一次……
  陈默嘴角浮现一抹古怪的笑容。
  “瑶瑶,这次考试发挥的怎么样?”看着蒋瑶,陈默一脸温和的微笑。
  蒋瑶怔住了,她没想到陈默居然不搭理安可悦,转而和她说话。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蒋瑶身上。
  这个一直活在谦卑中的平凡女孩顿时无所适从,低下头,羞红了脸,声音轻的如蚊子哼哼:“还不错。”
  陈默忽然起身,上前揉了揉蒋瑶额头的碎发,像大哥哥对待妹妹那样,笑道:“那就好,如果你能考进全班前十,我有神秘礼物送给你!”
  “真的?”蒋瑶一阵激动,旋即意识到陈默对自己的态度过于亲密,赶忙低下头往后退了一步,小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陈默哈哈一笑:“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三天后见!如果遇到困难,记得给我打电话。”
  根据陈默的记忆,要不多久,蒋瑶家就要面临一场大难,差点家破人亡,多亏李素芳无意间发现,才帮她家化解。
  这一世既然陈默重生,自然不能在让这种事情发生。
  而三天后,就是放榜的日子,陈默记得,那天同样发生了一件改变他整个人生的大事。
  望着大步离去的陈默,安可悦贝齿轻咬,虽然她并不在乎陈默对自己的态度,可第一次被陈默冷落,让这位习惯了被男生捧在手心中的天之骄女,心中一阵失落。
  同时,她还有些惊讶,因为刚才那一瞬间,她觉得陈默似乎变的有些不同了。
  郑元昊的小弟开始为安可悦和郑元昊鸣不平。
  “哼,狂妄!居然敢无视安校花和昊哥!”
  “装腔作势而已,就凭他,有什么资格跟昊哥比!”
  “就是,我看这陈默是故意破罐子破摔了,想要吸引安校花的注意,这种伎俩,我上初中时就用过。”
  郑元昊默不作声,目光从始至终都未曾从安可悦身上移开过,至于陈默的无视,郑元昊根本不放在心上。
  一个人和一条疯狗计较什么!
  现在陈默的行为在他眼中,无疑就是被逼疯了的狗。
  蒋瑶有些担忧的看向安可悦,小心翼翼道:“可悦,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安可悦回过神,望着蒋瑶,失声笑道:“傻瓜,我怎么会生你气?咱们可是好姐妹,走,我请你喝奶茶去!”
  第003章 卖符的骗子
  陈默离开学校,忽然间想起来他现在是借宿在安可悦家中,不由的一阵头大。
  陈默老家在凤山县,父亲陈兢业在凤山县下属一个镇当副禛长,母亲李素芬在省会汉阳市打拼。
  为了让陈默将来能够考上好点的大学,特地把陈默送来整个汉阳省最好的高中,武州第一高中。
  正好是武州本地人的安可悦一家得到消息,在安可悦母亲梅婷的大力邀请下,李素芳便把陈默寄宿在安家,也好有个照应。
  如果是前世的陈默,能够和暗恋的女神同住一个屋檐下,自然是求之不得。
  可这一世,已经知道安家人嘴脸的陈默,实在无法继续住在安家。
  更何况就在刚才,陈默还冷落了安大小姐。如果现在回去安家,不是自讨苦吃吗?
  “安家是回不去了,而且住在安家也不方便以后修炼,最好在外面租个房子。”
  陈默打定主意,准备去学校附近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
  可摸了摸口袋里为数不多的生活费,陈默不由的一阵苦笑。
  李素芳知道陈默纨绔的性格,所以对陈默的经济约束非常严格,为了不让陈默在外面胡混,每个月只给陈默一千块的零花钱。
  如果对于普通学生来说,吃住都在安家,一千块足够多了,可对于前世陈默,却还不够他去一趟KTV。
  有生以来第一次,化神境大修士陈默,居然为了钱而发愁。
  不过,这点小事还难不倒陈默。
  他立刻去商店买了一些朱砂毛笔和白纸,准备画几道简易版的符箓,虽说这些符箓的功效不及原版的万分之一,可对于地球上的普通人来说,远胜过那些人参首乌。
  在僻静之地制作好几道符箓,夜幕已经降临。陈默找了一个人流量较多的公园,在路边摆起了地摊。
  华灯初上,一个穿校服的少年,静静盘坐在路边,身前的破纸皮上摆了几道稀奇古怪的鬼画符。
  路过的大爷大妈,青年男女,看着陈默纷纷露出讥笑,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连学生都出来招摇撞骗了吗?
  陈默对这些人的态度却是不闻不问,六百年的修炼,早已让他道心坚如磐石。这些嘲讽对他来说无异于清风拂面,一笑而过。
  陈默相信,茫茫人海,总有那么一两个识货之人。
  “你这些符都能干什么呢?”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长发女孩,半蹲在陈默身前,葱白般的玉手,轻轻翻动那几张符纸。
  陈默看了眼,女孩大约二十来岁,身材高挑,眉清目秀,肤白貌美,气质淡雅中却透着一股高贵,比安可悦还要美上三分!
  不过陈默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指着那些符纸,平淡说道:“宁神醒脑,驱邪除晦,安宅定风,强身健体!”
  “宁神醒脑?”女孩一愣,美目闪过一丝期盼,紧盯着陈默问:“如果有人神志错乱,经常胡言乱语,甚至连自己最亲近之人都不认得,你这符,能治好吗?”
  陈默一指最左边的那道符,说道:“你说的那个情况,在我看来便是阴阳失衡,地魂不归,现代医学解释为神经衰弱,那道宁神符最适合。”
  女孩拿起那道宁神符,仔细查看,实在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反而就像是小孩子随便拿笔画了几道。
  陈默不想让这位好不容易对他这些符箓感兴趣的客人跑了,继续解释:“人生具三魂七魄,三魂者,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七魄者,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破中
  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三魂当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住其身,天魂为阳,地魂为阴。阳气盛则天魂强,阴气盛则地魂凶,唯有阴阳调和,人才能精力旺盛,百病不生。”
  女孩听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但,她觉得陈默所言,似乎很有道理。
  “那你这道宁神符卖多少钱?”女孩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问道。
  陈默一眼便看透了女孩心思,她知道女孩根本不相信他这些符箓的功效,若是稍微有人劝阻,女孩肯定马上离去。
  于是,陈默决定卖个关子:“我的符,只卖有缘人。正所谓,能识此宝者,分文不取;不识此宝者,千金不卖!”
  女孩好奇的打量陈默,眼前这少年还穿着校服,分明就是一个高中生,可女孩在陈默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到年轻人的稚嫩,反而有种面对睿智老者的压力。
  “我相信你,说吧,你这符多少钱?我买了!”女孩看着陈默,一脸坚决。
  陈默知道,女孩依旧不相信他,可他此刻急需要钱。
  叹了口气,陈默道:“宁神符三万,清神符两万,其余一万。”
  “三万!你怎么不去抢!”
  未等女孩回答,突然从旁边杀出来一个穿着红色小皮褂,黑色保暖裤,脚上踩着一双红色长筒皮靴的短发女孩,一脸鄙夷的看着陈默,呵斥道。
  这女孩容貌跟刚才那位穿白色羽绒服的长发女孩不相上下,身材很夸张,但气质却截然相反,浑身透出一股强势、霸道、刁蛮任性的气息。
  “我说小云云啊,你怎么连这些都相信,也不看看他那样,分明就是一个小高中生。”
  “你在看看他这些鬼画符,根本就是胡乱画上去用来骗钱的。还三万,白送我都不要,还要费劲丢进垃圾桶!”短发女孩拉起金佩云,怒视陈默,似乎认定了陈默就是一个江湖骗子。
  白衣女孩金佩云被她一阵喝斥,脸色有些尴尬,她明白自己这位闺蜜说的有道理,可她仍然想买来试一试。
  金佩云拉着自己这位闺蜜,有些感伤道:“胜男,我奶奶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发病也越来越频繁,连燕京最好的神经科专家都素手无策,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想着买一张回去试试,就算死马当
  活马医吧!”
  厉胜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急声道:“小云,我知道你奶奶从小最疼你,你想让她尽快好起来,可是你也不能当冤大头啊,你看他那些符,你见过在白纸上画符的吗?就算江湖骗子,最起码也
  要有点专业知识啊!”
  众所周知,就算是最寻常的符箓,都是画在黄纸上,可陈默这些符,却都是画在白纸上,实在有些不伦不类,也勿怪厉胜男认定了他就是个江湖骗子。
  厉胜男这番话,让即便是星辰湮灭都面不改色的玄道宗化神境大修士陈默,老脸一红。
  陈默心中一阵无奈,你以为他想用白纸啊,实在是他身上剩下的钱,买不起黄纸,不过即便是白纸,也丝毫不影响这些符箓的效果,这点陈默还是有底气的。
  周围几个看热闹的行人,也是忍不住看着陈默发出两声讥笑,让金佩云那点仅存的希望,差点破灭。
  可是,一想到家中那位疯疯癫癫的奶奶,金佩云眼中透出一股坚决。
  “胜男,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必劝我,就算是上当受骗,为了奶奶我也要试一试。”
  看着陈默,她果断道:“先生,那张宁神符我要了。”
  “我身上带的现金不多,我用威信转给你吧!”
  厉胜男一手扶住额头,满脸无奈,看向陈默的眼神,如刀子般锐利。她劝不住金佩云,所以就把怒火转移到陈默身上。
  陈默根本不搭理她,神色不悲不喜,看着金佩云问:“你身上带了多少现金?”
  金佩云翻开手中女士挎包,说道:“只有一万。”
  “一万就行,我说过,能识此宝者,分文不取;不识此宝者,千金不卖。不过我最近急需钱用,收你一万,当做成本费。”
  金佩云把现金递给陈默,陈默数都不数,直接装进口袋,说道:“念在你孝心可嘉,其它那几张符一并送给你了。回去之后,将符纸贴在病人额头,大喊一声‘启’便可!”
  金佩云愈发觉得陈默有些高深莫测,不由得对这些符纸多出几分信心:“多谢先生!”
  旁边厉胜男却满脸不屑,怒视陈默道:“要是这些鬼画符不灵,不论你躲在哪个犄角旮旯,老娘也要收拾你!”
  第004章 大师
  陈默拿到钱后,先去吃了点东西,他现在身体还达不到辟谷境界,不吃东西会被饿死。
  然后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小院内,租下了一间一室一厅,每月房租两千。
  小院很安静,院子里还有一颗桂花树,小院楼房分三层,陈默租的是一层,虽然楼房整体有些破旧,但房间还是很干净的。
  一个月两千的房租,在武州市已经算是很贵了,不过陈默对钱一直没什么概念,前世如此,这一世金钱对他来说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陈默看重的就是这里距离学校较近,以后上学可以省下陈默很多时间。
  而对于现在的陈默,最宝贵的就是时间。
  陈默的房间房东早上就打扫过,陈默什么都不需要做,直接反锁房门,把手机调成静音,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武州市郊区一处别墅群,其中一套别墅卧室内,一位老太太静静的躺在床上,时不时说出一两句让人根本听不懂的话。
  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位身穿黑色中山装的老者,国字脸,墨云眉,相貌威严。
  房间开着暖气,从外面逛街回来的金佩云,脱下白色羽绒服,露出里面穿着的白色过膝紧身毛衣,美好的身材完全展现。
  “爷爷,奶奶今天又发病了吗?”走进卧室,金佩云看着椅子中的老人轻声问道。
  “一个小时前刚发作过一次,林医生给她打了一针镇静剂,现在已经睡了。”
  说着,老人看了眼床上相守多年的老伴,叹息道:“最近发病的频率从两个小时一次,提升到一个小时,你奶奶怕是……”
  说到这,剩下的话老人实在说不出口,但,金佩云却明白老人要表达的意思。
  金佩云咬了咬牙,悄悄掏出口袋中攥着的符纸,说道:“爷爷,今天我在外面遇到一位大师,向他求了几道符,我准备给奶奶试一试。”
  老人看了眼乖巧的孙女,神色黯淡的叹息道:“小云呐,你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名牌大学生,怎么会相信这种东西?别在折腾你奶奶了,让她睡会吧!她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金佩云想起陈默无喜无悲的神情,眼中升起一抹希望,乞求道:“爷爷,你就让我试一试吧,我看那位大师不像是骗子,万一有效呢?”
  望着一脸哀求的孙女,老人实在不忍拒绝:“好吧,那你就试试吧!”
  “嗯!”金佩云兴奋的点头,慢慢走到床榻边,把那道宁神符拿出来,轻轻贴在老太太的眉心。
  不知为何,就在金佩云把符纸贴在老太太眉心后,老太太的梦呓声忽然停止,整个人瞬间安静下来。
  金佩云心中一阵惊喜,按照陈默传授的方法,集中意念,对着那道符纸伸手一指,口中喝道:“启!”
  可是,什么异象也没发生,那道符纸静静的贴在老太太眉心,老太太依旧安稳的沉睡。
  “唉……”
  旁边的老人叹息一声,重新窝在椅子中,刚刚升起的希望,顷刻间破灭。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真是一个骗子?
  金佩云心中顿时涌起一阵失望,不过她并没有怨恨陈默,因为她本就是抱着被骗的心态,死马当活马医。就算被骗,也是在她意料之中。
  “爷爷!”金佩云转身委屈的看着老人,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不碍事,你奶奶这病连燕京最好的专家都治不好,一道符又怎么可能有效?就当花钱买教训吧!”老人轻声安慰孙女。
  就在金佩云转身的时候,原本静静贴在老太太眉心的符纸,忽然化成几缕青烟,钻进了老太太头部。
  其实并不是陈默的符纸无效,而是由于陈默所买的原材料太过低劣,再加上地球灵气本就稀薄,所以才造成符纸的时效性被延长了几秒钟。
  “中润……”
  就在爷孙两人暗暗失望之际,一声苍老微弱的呼唤响起。
  金中润和金佩云两人顿时一愣,刷的一下,齐齐转头望向床上。
  老太太正双手撑着床,缓缓坐起。
  这下,可把爷孙两人高兴坏了。
  金佩云一步跨到奶奶身边,扶起老太太靠在床头,喜极而泣:“奶奶你醒了?你还认识我吗?”
  老太太楞了一下,有些诧异的说:“你是我孙女,我怎么会不认得?”
  这一下,爷孙两人更是兴奋的无以复加,老太太一个月前就神志不清,认不出任何亲人,现在不但清醒,而且还能认出自己孙女!
  “小云,快,快去叫林医生过来!”金中润大声说道,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
  半个小时后,林医生确定,老太太的病,彻底好了。
  林医生反复追问老太太到底吃了何种灵丹妙药,但被爷孙二人隐瞒下来,只是推说老太太是自然清醒,令得林医生惊叹连连:“奇迹,真乃奇迹!”
  等到林医生走后,金老爷子详细询问了金佩云买符的经过,特别是针对陈默的言语长相,听到金佩云的述说后,金老爷子脸色突然前所未有的严肃。
  “按照你描述的情况,那位大师应该就是一名高中生。你速去调动所有力量,查清楚那位大师的来历,改日,我亲自登门拜访!”
  “是!”
  “慢着,调查的时候切记,千万不可惊动了那位大师。”
  “爷爷放心,我明白的!”
  金佩云美艳的脸上全是激动,她已经十几年没见过爷爷如此慎重对待一个人。
  不过金佩云丝毫不觉的爷爷小题大做,单凭一道符纸就能解决最优秀的医生都素手无策的难题,陈默,绝对有这个价值!
  对于金家发生的一切,陈默毫无所知,此刻的他,依旧沉浸在修炼中。
  当东方天际泛起一抹鱼肚白,陈默忽然睁开眼睛,一道远比之前强烈的精光自他眼中闪现,足足十秒钟才消失。
  陈默的身体,微不可查的又壮实了一圈,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
  呼……
  陈默长出一口气,有些遗憾的自语:“地球的灵气也太贫瘠了些。”
  “虽然还是没能踏入凝气一重,但照这个速度,最多三天,便可突破!”
  陈默没在继续修炼,而是拿起手机,关闭静音,静静等待着老妈的电话。
  按照他前世记忆,期末考之后放了三天假,第一天,她老妈李素芳就带着她去燕京参加姥姥的葬礼。
  也正是这次葬礼,让他遭到前所未有的羞辱,回来后收起纨绔的性格,知耻后勇,发愤图强。
  第005章 吊唁
  早上七点十分,陈默洗漱完毕,刚从外面吃完早餐,老妈李素芳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默,你马上坐车来汉阳机场,跟我一起去燕京参加你姥姥的葬礼!”李素芳的声音有些沙哑,明显哭过了。
  时隔六百年,陈默第一次听到老妈声音,恍若隔世。
  短暂的沉默后,陈默柔声道:“老妈,我马上过去,您,节哀顺变!”
  “嗯,我在机场等你,你快点过来。”
  挂断电话,陈默锁门离开,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师傅说道:“师傅,汉阳机场!”
  武州市和汉阳市之间,间隔大约二百公里,走高速两个小时差不多就能到。
  听到要跑长途,胖司机一阵兴奋,这一趟下来,能顶他在市区跑十天。
  出租车上,陈默闭目沉思,陷入回忆。
  陈默的老妈李素芳并不是普通人,乃是燕京六大超级世家之一的李家之人。
  李家这些年来不论是在军方,还是政坛,都有深厚的影响力,权势之大,足以影响华夏国未来决策。
  但,李素芳跟娘家的关系并不好,几乎翻脸成仇。
  当年,陈默父亲陈兢业跟李素芳是大学同学,自由恋爱,可由于身份差距太大,这段恋情遭到李家从上到下所有人的反对,并一度成为燕京其他家族的笑柄。
  可李素芳性格执拗,一心一意要嫁给陈兢业,甚至不惜离家出走,与家族决裂。
  李家家主李东阳,也就是陈默的外公,恼羞成怒放出话来,如果李素芳嫁给陈兢业,那就把她逐出李家。
  李素芳得知父亲如此绝情,伤心欲绝,但却毫不退缩,孤身一人离开燕京,嫁给陈兢业。
  而李家说到做到,在陈默父母婚礼当天,宣布把李素芳逐出李家,再无瓜葛。并严令李家以及李家所有附属家族,任何一人都不准前去参加陈默父母婚礼。
  李家的强硬表态,导致在婚礼当天,李素芳的娘家人,一人未到。本应该喜气洋洋的婚礼,却沉重异常。
  婚后,李素芳对家族心灰意冷,并暗暗发愤图强,一定要闯出一番事业,让李家人刮目相看!
  受到打击的不只是李素芳,作为男人的陈兢业同样深感耻辱。
  为了证明李素芳没有看错自己,毕业后拒绝了本家人的帮助,孤身一人来到凤山县这个小县城,从小职员做起,凭借自身实力,一步一个脚印,终于当上了副禛长。
  可是,不靠关系,不靠背景,想要在往上爬,不知道有多难,所以虽然陈兢业大半辈子兢兢业业,却也只能止步于副禛长,再无寸进。
  以至于在李素芳出事后,整日借酒消愁,郁闷成疾,紧跟着逝去。
  所以,造成前世陈默父母双亡的结局,李家,也算是罪魁祸首之一。
  李素芳和李家的关系,一直到李素芳成立美华集团,并且把美华集团成功做到上市,才有所缓和。
  在最疼爱李素芳的母亲,也就是陈默姥姥的劝说下,李东阳才同意,把李素芳和陈默,重新归入门墙。允许李素芳每年,去看望母亲一次。
  李素芳还好,虽然不受李家人待见,可毕竟血浓于水,有着多年亲情,李家人并未拿她如何。
  可陈默在李家人眼中,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李家年轻一代甚至直接称呼陈默,杂种。
  不过李家人对陈默的看法如何,那是李家家事,自古家丑不可外扬,所以外面并不知道陈默在李家的地位其实连狗都不如。
  那些一直想要攀附李家的二流家族,就把算盘打在陈默身上。
  六大家族联姻,在燕京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因此李家嫡系子弟,根本想都不用想。
  至于旁系,那地位就差的远,而陈默这个李家家主的亲外孙,无疑是那些二流家族攀附李家的最好人选。
  至于陈默对于李家,根本可有可无,能用来拉拢一个二流家族,李家自然乐见其成。
  于是十岁的陈默,就和燕京二流家族燕家当代家主的孙女,燕倾城,定下婚约。
  想起燕倾城,陈默神情复杂。
  当年燕倾城与他订婚之时,跟他同龄,看不出美丑。
  可都说女大十八变,没过几年,燕倾城竟然成为燕京第一美人,成为那些公子哥争相追逐的对象,即便是六大家族中最杰出的年青一代,也是对燕倾城垂涎已久。
  可就是这么一位惊天美人儿,却和远在武州市的一位纨绔,订下婚约。让人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摇头惋叹,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前世的陈默对燕倾城根本想都不敢想,直到被燕家退婚,也从未见过这位未婚妻一面。
  至于后来陈默父母双亡,家道中落,更是不用提。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7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直到陈默被东华仙帝带走,才发现这位看似和他没有任何交集的未婚妻,却一直在暗中默默帮助他,才让他在最后的那几年没有被仇家打死。
  所以,这一世陈默在如何对待燕倾城这个问题上,始终拿不定主意。
  根据前世记忆,这次去吊唁,他会被李家小辈打个半死。
  本就因失去了一直疼爱自己的母亲,悲痛欲绝的李素芳为了替陈默讨公道,不惜当众与李东阳决裂,再次被逐出李家,永不归族。
  而得到消息的燕家,急忙派人前往武州退婚,甚至故意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让陈默倍受打击。
  正是因为这接连的两件事,才让前世陈默性情大变,知耻后勇。可终因势单力孤,寡不敌众,结局惨淡。
  如果他没记错,燕家退婚的时间,正是在三天后!
  这接二连三的事情,如果陈默只是一位普通人,即便他重生也无可奈何。
  可这一世,陈默不在是普通人,而是一位视地球如无物的化神境大修士。
  面对即将到来的磨难,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狼行文学] 回复数字7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陈默没有丝毫恐惧,反而隐隐有种期待。
  “既然重生,这凡尘俗世,终究是要再走一遭的。李家,这一次,就先从你们身上讨回点利息,咱们的账,慢慢算!”
  两个小时的路程对陈默这种活了六百年的老怪物来说,弹指即过,很快,汉阳机场便遥遥在望。
      下了车,陈默结算了车费,给老妈打电话。
  “老妈,我到了,你在哪?”
  “你直接来大厅入口,我在这等你!”
  陈默扫了眼四周,认准机场大厅位置,快步走去。


[ 此貼被抚今忆昔在2019-05-09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