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途亦修仙】【第三十章】【作者:渚碧礁】

时间:2019-05-29 20:05
本帖最后由 伊万卡 于 2018-2-26 14:31 编辑

  【淫途亦修仙】【第二十九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三十章


  柳寿儿在那家[蜃楼岛奇玩店]门口等了半天也不见猥琐的兰斯出来,刚想进店时就见兰斯垂头丧气地出来了。

  寿儿觉得纳闷就上前问道:“怎么了兰道友?难道……”

  “唉,一言难尽,我师父要亲自见你一面,他要当面跟你谈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的事。”

  “咱俩不是都谈好了吗?还谈什么?”寿儿自从听兰斯说了他师父睡遍了坊市美女修士后就对他师父恶感连连,不想再去见他。

  “唉,师父怪我跟你说了这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的神奇,我在店里被他骂了半天了。师父对卖这种至宝是很慎重的,他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谈。”兰斯郁闷道。

  “那好吧。”

  “等一下,还有个很重要的事,你千万不要问起关于师父跟坊市里那些女修们之间的事情。你就当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此事好了。”兰斯很紧张地叮嘱。

  “嗯,我知道了。”

  在兰斯的带领下进了店,兰斯躬身向柜台后的那位仙风道骨的中年修士行礼道:“师尊!这位小友就是……”

  “孽徒!还不快给我滚出去!”那中年修士不由分说上来就怒瞪精光双目叱道。

  “是。”兰斯行了个礼灰溜溜的走出了店门,还顺势把店门关好。

  寿儿看到这一幕心中颇为兰斯感到不平,虽说这兰斯长相猥琐可经过几次相处后寿儿对他的印象渐渐改观,感觉他待人还算真诚。眼看着他被那个道貌岸然的淫贼这么咒骂、羞辱,心中不免有些气愤。

  不由得愤然抬头看向那中年筑基修士,只见他双目湛然,深沉而深邃,气质内敛、神情肃然,几缕长髯更增添了几许仙家气度。寿儿被这筑基修士气度所摄,不禁愕然!

  心想:“怎么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是个淫贼的模样?反倒是一副正人君子样貌,果真是伪装的好,才让那么多美女修士被其伪装所蒙蔽,被其淫玩。”

  “这位小友可是你要买那月华神兽遗骨残片?”在寿儿上下打量对方的时候,他也在寿儿身上巡视了一番。

  “正是。”

  “你可知这月华神兽为何物?有何神奇?”

  “这……不知。”寿儿被问的一愣,心想:我管它为何物,只要知道它的骨头残片的妙用就行了。

  “那你可知那金乌是太阳神兽?”

  “金乌倒是听说过那是太古神兽,现在应该已经灭绝于世了吧?”寿儿道。

  “那你听说过月之神兽吗?跟那金乌同时代的上古神兽,都是从太古时期就存在的强大生物。”

  “月之神兽?这倒是没听说过,只知道金乌是太阳神兽。”

  “这月华神兽其实就是月之神兽,之所以它默默无名只因其致邪致阴而不被人类所传诵而已。”

  “原来如此!那它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这月华神兽一出生就天生会吸取月之精华,天生会修行,就如同金乌天生会吸收阳之真火一样,而且由于它独特的修行方法所以它修行速度十倍于人类修士所谓的极品修行资质的天灵根修士,可谓是超灵根!”

  “超灵根?比天灵根修士的修行速度还要快十倍?那也太变态了吧?”寿儿震惊万分,他可是亲身感受过天灵根修士的修行速度的——他道神学堂的同学火属性天灵根的凌峰,那是种让他彻底绝望的修行速度,根本就没法比。

  “它们虽修行资质好得出奇,又血脉强大至极!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鱼蛟化龙天必妒之。所以上古神兽金乌已经在这世上灭绝了,而月华神兽的处境也好不到那里去!由于这月华神兽致邪致至阴为人类修士所不容,所以往往还未成年就会被人类修士斩杀夭折。渐渐的这个大世界的月华神兽相继死去,到了一万多年前就仅剩了孤独的一只,而这只经过了同类不知多少万年的不断进化,为了躲避人修的追杀终于进化形成了一种神奇的异能!”筑基修士侃侃而谈。

  “哦?什么神奇的异能?能躲避人类修士的追杀?”寿儿渐渐听的入迷好奇追问。

  “它后来进化成了已经不再具有固定样貌的一种神兽,而是转生在了其它妖兽身上,也就是说它的形体样貌不再是固定的了,不再是人类修士一看便知的月华神兽,这样一来它一旦被杀死就立刻变成了高度智慧灵魂状态随时寻找合适的怀孕妖兽转生。如果这一世转生为了莽象,那么下一世就有可能转生为莽兔。人类很难再通过外形样貌再找到它……即便是找到了消灭了他的躯体,但它的灵魂仍然不死,会继续不断转生,循环往复永不止息。”

  “聪明!不过既然它的外形样貌都变化万端了,还会那么轻易被人类修士发现杀死再转生吗?”寿儿问。

  “唉,可惜他外形虽改可本性难移,结果还是渐渐会被人类修士所发现再斩杀,只是更隐蔽了些,能多苟延残喘几年而已。每每都是还不等它强大起来就被再一次杀死,被迫再一次转生了。新转生的妖兽存活年限有长有短,命好的能活几十年,命短的三四年。经统计平均下来每次大概存活十多年左右便会被发现被杀。”这位中年修士叹息道。

  “哦?那么短寿?那是为什么?都形体样貌多变了,又不是转生成固定的某种灵兽怎么还会被发现?”寿儿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被发现?呵呵!你可知这月华神兽只是我们一族的尊称,而在广道大陆人修们可不这么叫它。”

  “广道大陆?那是什么地方?”寿儿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不禁打断那修士的话有些好奇问道。

  “咱们所在的这个大世界总共有四块大陆,一块就是你所在的这邙揉大陆,也是最小的一块大陆。还有三块大陆分别是:广道大陆、妖玄大陆、盛雪大陆。其中这广道大陆最为广阔,灵气最浓郁、修行资源最为丰足,也是最适合人类修士修行的乐土。而妖玄大陆则是妖修横行的世界。那盛雪大陆则是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这位中年筑基修士见寿儿尚年幼对这所在的这大世界还懵懂无知,便耐心详细讲解给他听。

  “哦,原来如此,受教了。原来那个广道大陆才是真正的修道圣土啊?不知那个大陆距离我们这里有多远?要怎么去?”寿儿好奇问道。

  “广道大陆距离这芒揉大陆不知几万里,中间隔着海兽横行的广袤大海,要想去那里九死一生。大海深处五级、六级海兽随处可见,七级、八级海妖也偶尔现身。除非有元婴修士相护,否则还是别去冒险了。”

  “元婴修士?”道神宗好像一位也没有。

  “是的,元婴修士在这邙揉大陆虽凤毛麟角,可在那广道大陆却比比皆是。两个大陆修士间的差距简直若天壤之别。差距还不仅仅限于此,修行功法、传承、门派实力、修仙界相关知识等等都是天地之别……”那筑基修士见闻倒是广博,这些新奇的信息寿儿还是第一次听说。在道神宗学堂里也仅仅是学得了皮毛,这些知识他听都没听过。

  “前辈,受教了。对了,刚刚您说这月华神兽仅仅是你们一族的尊称,而在广道大陆不这么叫它?那广道大陆到底如何称呼它呢?难道它转生变形后还能被发现跟这名字有关吗?”寿儿想起了最关键的话题。

  “万邪淫兽!”

  “万邪淫兽?您是说其实广道大陆一直以来都称它为万邪淫兽而不是你们所称的月华神兽?”

  “对。”

  “可这跟它转生变形后还能被发现有什么关系?它外形都变了,外皮上又没有刻着万邪淫兽四个大字,人类修士是怎么发现它的呢?”寿儿还是没有搞明白又问。

  “那是因为它太淫了。它的修行是以采补这个世界上拥有绝顶妙炉鼎体质的人类女修来迅速提升修为的。需要日夜与妙炉鼎女修交欢,吸收其被它破瓜后的元阴、泄身后喷射的阴精等等来快速提升修为。”

  “绝顶妙炉鼎体质的女修?” 寿儿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很是好奇。因为他隐隐觉得这这种体质的女修似乎很适合跟他双修。

  “对,跟这种体质的女修交欢双修会迅速地提高修为。不过这种说法也只是统称,其实这妙炉鼎之身还可以细分为很多种不同类型,但是据我所知两千多年前这个邙揉大陆北邙国飞升的凤鸣仙子的体质:玄水玲珑仙体,应该是已知的这万年来最好的炉鼎妙体了!如果采补了她的元阴修为会立刻上升一个大境界!和她双修一次的效果十倍于其它绝顶妙炉鼎之身的女修。正因为此她和她的双修道侣皆受益于她的玄水玲珑仙体都羽化飞仙了。”

  “原来如此啊!可那绝顶妙炉鼎虽好,但那万邪淫兽是如何寻找到她们的呢?”

  “这个秘密也许只有我们一族才知道,这也正是这种上古神兽强大之处!据我所知:这月华神兽每次转生前神魂都会提前锁定绝顶妙炉鼎位置,然后转生在距离绝顶妙炉鼎十里以内的地方,才开始慢慢成长, 神兽血脉传承渐渐地回复记忆。幼年期性未成熟前它并不会苏醒神兽血脉而是处于幼兽混沌状态,随着性成熟才一点点儿恢复传承记忆。一般妖兽要二至三岁时才渐渐性成熟,所以长到两、三岁时它就恢复了小部分神兽血脉传承。”筑基修士详细解释道。

  “可是就算是这月华神兽能提前锁定绝顶妙炉鼎女修,可那女修又怎么会肯与月华神兽接近并与之交欢呢?”

  “据我们宗族密册上的记载,月华神兽每次都会转生在比较可爱的妖兽身上,因为这种妖兽比较容易讨女修欢心,更容易接近女修。据我所知凤鸣仙子那只被她豢养的转生灵兽是一只十分可爱的蓝睛雪兔。”

  “你说什么?难道凤鸣仙子也被这月华神兽交欢采补过?”寿儿震惊的无语附加,因为他跟这凤鸣仙子也算有那么一丝的缘分,他现在所修的那部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就是得自凤鸣仙子夫妇。凤鸣仙子一直都是他内心中敬若神明的仙子,猛地一听说这么完美的女神居然也被这淫兽玷污不免心生遗撼。

  “呵呵!像凤鸣仙子这种万年不遇的绝顶妙炉鼎:玄水玲珑仙体,怎么可能逃得过月华神兽这种上古神兽的手心儿呢?据我们族中秘笈记载:这只蓝睛雪兔是刚刚性成熟后就恢复了部分神兽血脉传承,恢复了部分记忆,于是就主动接近了当时还只是筑基境的凤鸣仙子。果然它讨喜的可爱样子让当时还是少女的凤鸣仙子很是喜欢,果断收养了它。一个多月后的某一天深夜,当这只恢复了部分神兽血脉传承的蓝睛雪兔在整整吸收了三十多天月之精华后,它的血脉传承神技:月精瞳术,终于小成。也就是在当夜它使用月精瞳术散发出一圈圈淡蓝色光华照在正在打坐的凤鸣仙子头上,让她进入了幻化的梦境之中。当夜凤鸣仙子就被它破了瓜,元红滴落,初经人事的她那里经得起万古淫兽的淫弄?只一炷香时间便泄出了元阴被它一一采补。当晚凤鸣仙子就被那蓝睛雪兔[兔杵捣凝霜]了整整一夜,又不知泄了多少次阴精,被那蓝睛雪兔一一吸收采补。”

  “啊?怎么会这样?后来呢?这只转生的灵兽活了多少年?”

  “这只转生的灵兽还算命大,活了二十多年,也整整跟凤鸣仙子交欢了二十多年。不过凤鸣仙子也得了不少好处,五年后在这只彻底恢复记忆并化形为人的神兽指引、陪同下凤鸣仙子找到了一座上古大能修士洞府,在里面寻到一卷上古双修功法《本源真经》!这只蓝睛雪兔那时已化形成人,于是两人更是白日宣淫一边日夜交欢,一边一起双修这部《本源真经》。”

  “《本源真经》?你……你们家族怎么会知道的如此详细?”寿儿彻底惊呆了,连《本源真经》这兰斯的师父都知道?这怎么可能?

  “呵呵,因为这只蓝睛雪兔后来被凤鸣仙子的师父发现了她们之间的丑事后杀死了,它紧接着就转生到了我族的女老祖周边十里。我们这位女老祖当时已经是元婴修士,一直守身如玉近千年,可惜她的妙炉鼎体质被月华神兽锁定了,它这次转生成了一只可爱的五彩灵豹。唉,我们这位女老祖喜欢的紧也中了招,收养了它。据我们这位女老祖秘密手记记载:在她收养这只五彩灵豹的三十多天后的某天夜里,她珍守了近千年羞膜被无情捅破,点点初红滴落。珍藏了近千年的元阴也于不久后喷射泄出被采补。不过那一夜也让她品尝到了人生最难忘的极乐欢愉。从此食髓知味,夜夜交欢。凤鸣仙子的事是六年后这只五彩灵豹化形成人后告诉我们这位老祖的。”

  “哦,原来如此。不过这只转生的五彩灵豹活了多少年?”寿儿终于明白为何他们家族会对凤鸣仙子的事这么了解了,原来都是元凶自述的。

  “五十多年!”

  “天啊!这么久?那它的修为该猛增到多高的境界啊?”

  “八级灵兽,也就是相当于人类修士的元婴后期。”

  “才几十年就元婴后期了?果然是超灵根!人类修士要上千年的苦修还得是福源深厚的极少数人才可以达到这种境界啊。”寿儿感叹。

  “那它的境界都这么高了,怎么还会被发现然后被杀死呢?”寿儿不解。

  “唉,别提了。这家伙修为高了之后只采补我族女老祖一人已经根本不够,我族女老祖当时已被它彻底征服,臣服于它的胯下哪根带着肉刺的怪异肉枪之下。为了满足它的需求后来不得已竟把自己的两个处子之身的女徒弟先后找来,两人先后被它开苞落红吸收了元阴。师徒三人后来竟同床共枕、大被同眠一起供它淫乐采补。这种生活一直偷偷进行了将近十年之久,不过终究纸包不住火,终于有一日女祖最小的那位女徒弟不慎说漏了嘴,被所在门派有所察觉。当时女老祖在广道大陆的一个相当大的门派里任职长老,这门派高手如云,只派了执法堂的几大元婴修士就伏击偷袭杀死了这神兽。我族女老祖和她的两名女弟子也被逐出了师门。我族也是在她的带领下被迫从广道大陆来到了现在居住的蜃楼岛。”

  “难怪你们家族对月华神兽了解的那么多。”寿儿感叹。

  “你可知道这月华神兽遗骨残片被广道大陆人修们用来做什么吗?”这位前辈卖弄道。

  “难道不是用它来让人产生梦中幻境?”寿儿道。这残片的神奇功能都是兰斯告诉他的,他也仅知道这些而已。

  “当然不是,广道大陆之人可不会运用法阵激活这残骨中的月华之精,据我所知能利用此术的只有我们一族中的个别几位得到了女祖传承的长老。他们广道大陆上的人修主要用这月华神兽遗骨残片来寻找再一次新转生的月华神兽。”这位前辈解释道。

  “啊?原来这遗骨残片主要是用来干这事的啊?”寿儿霍然明朗。

  “是的,这遗骨在距新转生的月华神兽十里之内时,它就会被新转生的月华神兽感应到,然后必来寻找它,因为新生的转生月华神兽炼化它后会修为大进。如此一来只要在这遗骨旁守株待兔就可以抓到它了。不论它变成什么生物。”

  “哦,原来如此啊。那前辈你们这块月华神兽遗骨难道就不是用做此用途?”

  “当然也是,你知道我族为何要不远万里来此地开店吗?”

  “难道不是为了售卖你们那蜃楼岛上的奇石宝物吗?”寿儿猜测。

  “不是,我们之所以来此,是因为我族中族长利用我们那位女老祖得自月华神兽的一项秘技,在几十年前用女老祖遗留的玄法轮盘感知到了:在远在万里之遥的这块邙揉大陆此地诞生了一位与凤鸣仙子几乎一模一样的万年不遇的绝顶妙炉鼎:玄水玲珑仙体!有了这绝世玄水玲珑仙体的出世必然会被那月华神兽感应到,一旦它再转生必然会转生到这女子十里之内的某种可爱妖兽身上。所以宗族就派我们师徒来此地寻找了。”

  “什么?您是说在我们这里几十年前也诞生了一位拥有玄水玲珑仙体的女孩?”寿儿一听此语心中惊喜万分,要是能同这女子双修那修为还不飞上天去?

  “是的。肯定是没错的,因为这术法是已经被我族反复印证过的。很神奇很有效,毕竟是得自那上古神兽月华神兽。”

  “那个女孩是谁?”寿儿急迫地问道。

  “可惜我们被派到这里找了几十年都还没确定到底是谁,因为我族运用那个术法还差那兽月华神兽本尊太多,所以我们测的范围有近千里之大的误差,并不像那月华神兽可以准确定位。可这千里之内有三大宗门,女弟子数千,要找一位妙炉鼎女修何异于大海捞针?”

  “那你们这几十年难道就一点儿收获都没有吗?就打算在此安心开店不寻找了?”寿儿激将道。

  “当然也不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不然我们为何只在此近邻道神宗的坊市开店,而不去古剑门、合欢宗附近的坊市开店?”这前辈意味深长道。

  “您的意思是说那名拥有玄水玲珑仙体的女修应该就在这附近?”寿儿激动道。

  “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因为我们来此大陆后附近的三大宗门都去寻找过,直到后来听说了雅仙子惊艳三派,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经打探才震惊地发现她果真具备成为玄水玲珑仙体的最大条件:她也是水属性天灵根,这跟当初的凤鸣仙子如出一辙。所以我们就把目标锁定了雅仙子,在这里开了这家店,可几十年下来发现她身边并没有饲养灵兽,这样看来也许是我们猜测错了吧?”

  “什么?雅仙子有可能是那万年不遇的绝顶妙炉鼎:玄水玲珑仙体?不过我也听说她可是没有饲养过什么灵兽啊。”一听居然是雅仙子寿儿先是一惊,接着就平静了下来,要真是雅仙子的话那就彻底轮不到他什么事了,那仙子可是高高在上的,他遥不可及。

  “好了,你现在明白我为何在卖给你这月华神兽遗骨残片之前跟你说这么多了吧?”

  “这……大概明白了。”寿儿隐约明白了兰斯师父跟他说这么多的用意。

  “这遗骨残片会给你带来未知危险的。你要是买了这块月华神兽遗骨残片一定不要像我那位不成器的徒弟一样四处炫耀,四处用它奸淫女修,那样你离死也就不远了。”这位前辈善意警告道。

  “我没有。”寿儿不服,觉得明明是眼前之人用这神兽遗骨残片祸害了坊市里的不少美丽女修,如今却反过来教育自己?

  “但愿如此吧。你先拿着感受一下这神兽遗骨残片,要是满意的话,我还有几个要求你必须答应我才会把它卖给你。”筑基修士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只玉盒递给寿儿。寿儿缓缓打开那玉盒就见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蓝色骨头散发着神秘气息静静地躺在玉盒里。寿儿拿在手里感受着它的那种异样气息,仔细端详起来。神秘的蓝色骨头上符文流动,显然是加了特殊法阵的。

  “这神兽遗骨残片我很满意,前辈还有什么要求就请说吧!”寿儿手中把玩着蓝色骨头爱不释手道。

  “第一,你必须保证每月最少为我店铺提供一部影像售卖,我看你在道神宗有些门路,又有隐身异宝傍身,索性就专门偷摄道神宗女修吧。但不是随意女修都可以,必须是内门排名前十,外门排名前五的女修的影像。如果有一个月不能完成任务,我马上就收回这月华神兽遗骨残片”

  “这……为什么啊?我看您这个店的生意很好啊,没必要非得逼着我做这种事情吧?”寿儿不满道。

  “生意好又怎样?你可知道我族人中还有近千人等着灵石供他们修炼、采买必须的丹药、修炼材料吗?我店里这点儿收入只是杯水车薪而已,我要争取为更多的族人提供灵石,这样我们一族才能渐渐强大起来……” 这筑基修士慷慨激昂道。

  “要供养近千人?那的确是不太够。那好吧我答应前辈这个条件!还有其它要求吗?”寿儿思忖片刻便答应了,因为其实就是这位前辈不提他也是有类似赚灵石计划的。

  “第二个条件,一旦利用这神兽遗骨发现了月华神兽要立刻通知我。”

  “什么?难道这神兽遗骨还能主动发现转生了的月华神兽?”

  “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这神兽遗骨被新转生的月华神兽感应到后必然会主动来寻找它,那样你不是就可以发现它了吗?”

  “哦,可是难道你们就只有这一块月华神兽遗骨吗?如果只有一块为何还要卖给我?难道你们自己就不打算寻找了吗?”寿儿觉得这事很可疑。

  “当然不是,我这里还有。寻找月华神兽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能完全依靠别人呢?”这前辈淡然道。

  “果然如此,不然您也不会卖给我对吧?”

  “好了,下面我来说第三个条件:绝对不许把它借给兰斯,哪怕他编各种理由都不要相信,即便是他打着我的旗号管你要,也绝不能给他。”兰斯师父郑重道。

  “咦?这是为何?难道他有外心了?您要防备着他?也不对啊……”寿儿惊异不定。

  “唉,这个孽畜,说起这事儿来我就生气!他每次出去送货时都打着顺便寻找月华神兽的名义从我手中要走一块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然后每次都不主动还给我,都要等很久我想起来催促时他才肯还回来,起初我也没太在意,不过时间一长我就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真相,原来这畜生竟然利用月华神兽遗骨残片的神奇把我们坊市里稍有姿色的女修都奸淫了。这还不算什么,他居然还恬不知耻地用留影石把他奸淫人家的过程留了影……我在这坊市里几十年辛辛苦苦积攒的清誉都要被这蠢货败光了。”兰斯师父越说越气。

  “什么?原来竟是这样……”寿儿听闻被震惊的合不拢了嘴。

  怪不得兰斯在寿儿进店时叮嘱不要问起师父跟坊市女修的事;怪不得他师父死活不给他月华神兽残片让他转交给寿儿,而是要寿儿当面交接;怪不得他师父一见他就骂得他狗血喷头;怪不得他总感觉兰斯师父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是个淫贼的模样。

  “要是我被徒弟背地里泼一身脏水,把他自己干的淫事儿都安在我身上我也会生气的。”寿儿暗暗心想,不禁为刚才自己居然还同情兰斯为他鸣不平而感到后悔。

  “这么说来奸淫我们道神宗店铺里的那四位同门师妹的竟是兰斯这个猥琐的丑男人?还有他说的那位身材火辣,奶大臀肥的颇有姿色的女修,所谓他师父为了得到她长期订货、小恩小惠利诱还坚贞不从,始终忠于自己的夫君,结果被师父用神兽残片奸淫得淫声浪语的应该也是他干的了吧?怪不得他知道的那么详细还绘声绘色的。” 寿儿在心中越想越气愤。

  “这个淫贼!” 寿儿竟情不自禁怒骂出口!



         【未完待续】

           字数:7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