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途亦修仙】【第二十七章】【作者:渚碧礁】

时间:2019-05-29 20:06
本帖最后由 伊万卡 于 2018-2-22 00:10 编辑

 【淫途亦修仙】【第二十六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二十七章      


     
  午后白蒙蒙的暖日照射苍茫大地,灵兽谷内一阵阵寒风刮过,显得一片萧瑟。

    一位身穿青衣道袍的少年修士行走在谷内小径上,在寒风中这少年的单薄身影越发显得孤孤零零。

  也不知这少年是为了给自己解闷儿还是怎的?就听他边匆匆地行走在各个灵兽饲养法阵之间边口中念念有词:

  “欧阳琬儿?外门第一美女师姐?不知道她有了道侣没有?也不知她比苏嫣姐漂亮不?如果比苏嫣姐还漂亮那我就勉强和她双修算了。嘿嘿嘿! 还有那排名第二的戴莺儿,也应该不错吧?连排名第三位的施镜花师姐都那么美,真想象不出排在她前面的这两位该有多美啊?…… ”杏吧首发

  “钟师兄对门内诸位美女师姐多有关注,他应该知道这两位吧?晚上回去吃饭时我要侧面问问他。”

  踏着落日的余辉柳寿儿终于喂完了谷内所有灵兽回到了他的石屋。

  晚上同钟师兄一起烧烤兽肉吃时寿儿用小刀插起一块烤得喷香的兽肉边大口咀嚼,边道:“钟师兄,你现在的烤肉手艺越来越好了啊。”

  “一般吧?我去过坊市那家美味斋人家那烤肉手艺才叫绝呢。”

  “是吗?不过钟师兄你去过咱们宗门的膳堂吃饭吗?那里做的饭菜如何?”

  “膳堂?好多年没去吃过了。很早以前去过口味一般吧,不过到哪里去的师兄、师弟们大多可不是冲着饭菜去的。”钟师兄意味深长道。

  “哦?那是去做什么?膳堂不就是吃饭的地方吗?”寿儿疑惑道。杏吧首发

  “嘿嘿,你去一次就知道了。那里就是外门师兄弟们看美女师姐、师妹、相互讨论、评价、吹牛打屁的地方。”钟师兄很是了解的样子。

  “外门的师姐、师妹们都去那里吃饭吗?”被钟师兄这么一提,寿儿好似想到了什么似得。

  “是啊,宗门别的分支机构又没有我们灵兽谷这样的好条件,可以天天吃那些喂养灵兽的兽肉、灵果,他们只能去膳堂吃饭。除非有朝一日筑就道基,只有筑基成功,才是真正的不食人间烟火,只食辟谷丹充饥。”

  “原来如此。”寿儿心下大定,看来要想结识那几位外门排名前列的美女师姐去膳堂就好。

  “寿儿难道你是打算去膳堂用膳吗?”钟师兄似是看出了寿儿的心思。

  “是啊,我来宗门也好几年了一次都没去过,想去看看。”杏吧首发

  “听我一句劝:去一次两次没关系,不要常去,会跟着那群不求上进只知道聊女人的外门淫徒学坏的。”

  “哦,知道了,多谢师兄关心。”寿儿默默低下了头。

  他本想向钟师兄打探欧阳琬儿、戴莺儿、施镜花等人的情况,可一看他连自己去膳堂都担心自己学坏,那要是问出这三人来岂不是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唉,我还是自己去膳堂找个不相熟的师兄打探吧。我可不想给钟师兄留下一个好色之徒的印象。虽然说他自己就很好色。”

  晚上寿儿盘膝坐在床上,闭目吐纳天地灵气、和扫六合、引气入体,再炼化灵气转化为阳性真气。杏吧首发

  可不知怎的寿儿刚刚闭目调息不久脑海里倏然就出现了那晚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罗羚那妩媚的娇吟媚态,撩人的咿嘤就好似在耳边萦绕。渐渐地脑子里全变成了罗羚与自己在石厅里颠鸾倒凤的画面。

  “该死,这还怎么修炼啊?”寿儿面红耳赤着睁开了双眼,看着胯下又死灰复燃顶起了高高帐篷,他不禁摇头苦笑。

  再回想起跟罗羚双修时的画面不由感叹:“还是双修功法好啊!一边干着那事儿一边还可以修炼增进修为。哪像这苦修,寂寞无聊死了,增长修为还慢的要死。”

  其实寿儿昨晚就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自从那天跟罗羚双修过后,现在他再也无法耐得住寂寞修炼这普通功法了。

  默默睁开双眼盯着石屋房顶,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越发显得孤寂。

  “好孤独啊!小淫猴也不知道跑那里去了,这屋里连个陪着说话的都没有。”杏吧首发

  “娘亲、爹爹、姐姐、爷爷……你们现在还好吗?寿儿好想好想你们……” 回想着童年时跟亲人们在一起的欢乐时光,寿儿眼角不知不觉间流淌出点点泪珠。

  ……

  翌日上午不等钟师兄来赶自己出门,寿儿就很自觉的默默走出了灵兽谷。

  昨晚他就已经规划好了今天的行程:先去坊市找羚姐,想办法把她拖到偏僻的巷尾好好双修一番。午饭时间就去膳堂亲眼见识一下外门诸美的芳容,再向其他师兄打探一番她们的详细情况,以方便日后开展留影事业。

  进到坊市前寿儿又简单化了妆,又扮成了独眼龙散修,远远地站在一处扫视散修摆摊区,寻找罗羚那让他熟悉又想念的身影,可看到罗羚经常摆摊的那个摊位空无一人。

  “奇怪,羚姐今天怎么又没来?以前她都是风雨无阻来出摊的,这不正常啊?难道她真的身体不舒服了?”寿儿暗自嘀咕着,没找到罗羚他心中颇为失落。

  望着羚姐经常摆摊的那个摊位,睹物思人——那巧笑倩兮,那美目盼兮、那温香软玉、那娇媚施逞、那狂雨羞云,那软语嘤咛……杏吧首发

  真个是少年初识愁滋味,挨一日似三秋,过一宵胜半冬。刚刚初尝女人滋味儿,食髓知味,甘之若饴,如今却几日不见其面,真个是:空房寂静,欲火如蒸!

  “喂!玉枪神君?”寿儿正在望着空空如也的罗羚摊位发呆,就听到有人密语他,那口气中略带调侃。不过知道他这个名号的只有一人,寿儿不用扭头去看也知道是谁了。

  “兰道友?”

  “嗯,我还正想找你呢,没想到刚好就碰到你了。”兰斯道。

  “找我?难道……”

  “是的,那六十八位预定施镜花影像的道神宗老客户已经有六十七位补交齐了灵石。我现在就可以分给你那份销售分成了。”兰斯解释道

  “这么快?不是昨天上午才通知吗?这才一天就绝大部分都交齐了?”寿儿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收到销售分成。杏吧首发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其实他们比我们更着急,因为他们非常痴迷那位施镜花,我一通知到货他们就迫不及待地赶来补款提货了。”

  “哦?真没想到这位施镜花这么受欢迎?”寿儿也是有些意外。

  “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兰斯道。

  “什么?”

  “你自己看,咱们初次打交道必须让你对销售量看得清清楚楚。”兰斯说着取出那块销售灵牌。

  “八十九份?也就是说除去预定的六十七位以外,还新卖了二十二份?”杏吧首发

  “是的,客户反响很不错,没想到你偷摄的如此清晰,距离如此之近,简直就是紧贴在她身前留影似的。”

  “嘿嘿嘿,不是我偷摄的,是我族中一位长辈……”寿儿听出兰斯是在故意套他话,很机敏的应对。

  “呶,这是二百六十七块下品灵石,你收好。”兰斯从储物袋里取出灵石递给寿儿。

  “好好。”寿儿还从来没有这么轻松地赚过这么多的灵石,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依我看你的长辈偷摄的这份影像只要稍微传看几天,销量还会大涨的。每天卖三四十份轻轻松松。”兰斯很权威地下了判断。

  “那就好,那就好。”寿儿在心中盘算着:“那就是说:每天都可以轻轻松松就赚好几十块下品灵石咯?这生意可真是比画符箓赚多了。”

  寿儿一路上哼着小曲,心情愉悦地返回了道神宗,抬头望天,时辰尚早,早早来到主峰山角下的膳堂,午饭时间还早,大厅里空无一人,他忽地想起那位施镜花师姐就是这膳堂的,他打算溜到后厨去看看这位美师姐是否在后厨。杏吧首发

  “喂!你是那里的?在这里鬼鬼祟祟地想干什么?”寿儿好不容易找到后厨,刚刚偷偷推开个门缝,探头进去寻找施镜花师姐的倩影,就听身后一声炸雷似的男声响起,中气十足。

  他连忙缩头看向身后,就见一个矮胖的大汉正对他怒目而视。细看那人头大如瓢、短脖,双下巴,肥头大耳,下身挺着似十月怀胎般的大肚子,一看就是大厨的标准形象。寿儿心头纳闷,自己跟他无怨无仇的怎的他一见自己就像是见了仇人似得分外眼红呢?

  心里虽觉得委屈可还是躬身一礼道:“这位师兄对不起,在下初次来膳堂有些陌生,走错了,走错了。我这就走这就走。”

  “哼!走错了?你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来找人的?”那人阴恻恻的冷哼道。

  “吃饭的啊。”寿儿连忙道。

  “现在才巳时,你吃的哪门子饭?”那大胖子冷冷地道。

  “我……”寿儿哑口无言。杏吧首发

  “把你的腰牌拿过来给我看看。”胖子命令道。

  “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寿儿怎么可能给他看腰牌,扭头就溜。

  “想走?没那么容易。不拿出腰牌来你别想过去。”胖子横在走廊里堵住了寿儿的去路。

  “这位师兄你这是何意?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必苦苦相逼呢?”寿儿对这家伙感到莫名其妙。

  “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里晃悠是想干什么吗?你已经是今天来这里偷窥的第四拨儿了。”胖子终于说出了理由。

  “啊?什么偷窥?我只是走错了而已。”寿儿先是一惊,接着赶紧改口道。

  “你是不是来偷窥施镜花的?你知不知道我是她什么人?”胖子质问道。

  寿儿一愣,心中暗想:“这胖子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是钻到我肚子里的蛔虫?”

  “施镜花是我的女人!这回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了吧?”杏吧首发

  “啊?”听到这话寿儿更吃惊了,嘴巴惊得长得大大的半天没合拢。这位的这副尊容跟那优雅美丽的施师姐差距也太大了点儿吧?一个粗鲁、丑陋、肥胖、臃肿,而另一个优雅、柔美、妖娆可人。

  “啊什么啊?你个小毛崽子懂个屁啊?连毛都没长齐呢就想学人家玩女人?给老子滚!”寿儿那夸张的吃惊表情像是戳到了胖子的痛处,他声嘶力竭地吼道。

  寿儿还从来没被人这么骂过,怒火中烧,心中怒道:“死胖子,咱们走着瞧,我非玩了你的女人不可!气死你!”

  趁胖子失神的空档寿儿夺路而逃!

  “玉枪神君!你个王八蛋!”

  寿儿刚跟那胖子错身而过就听他暴吼一声。寿儿一下子吓呆在了原地,惊得浑身发抖。

  “他……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号的?难道是兰斯泄密了?……不对啊?我每次都是化妆见兰斯的,他不可能知道我的身份啊?”寿儿站在那里心思百转想着对策。如果说自己仅仅是想去偷窥施师姐那到没什么大不了,可要是让人家知道自己偷偷摄录人家如厕还贩卖……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怪不得这家伙这么生气了……唉,这可怎么办啊?”寿儿急得一时想不出对策来。杏吧首发

  “玉枪神君!你等着,看我不把你楸出来。到时候非把你千刀万剐了不可。”胖子愤愤地双手砸墙发泄着,那石墙被他打得瑟瑟震颤。

  寿儿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踏实落地,他飞快地扭头看了一眼还在砸墙的胖子,赶紧运起御风术逃之夭夭。

  “幸好幸好,当时我没有回话,不然就露馅了。”直到跑出了膳堂寿儿才庆幸道。

  “难道施师姐被偷摄影像的事这么快就传到这胖子耳朵里了?怪不得他如此生气啊,如此说来倒是情有可原。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跟施师姐也太不配了吧?一会儿开饭了我还是要再简单化下妆进去跟知情的师兄打探一下,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

  午饭时寿儿又小心翼翼溜进了膳堂,不过这次他简单化了妆把头发挡在额前遮住了半张脸。进了大餐厅一看人已经来了不少,他走到窗口看到负责盛饭、打菜的并没有那个胖子,他这才放下心来。端了饭菜在餐厅里寻找合适的位置。

  就座的都是男弟子,女弟子都是打了饭带走吃。座位上已经坐了不少男弟子有的单独一人,有的三三两两,大多正襟危坐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唯有最角落里有四人一直对着进进出出的女弟子评头论足,窃窃私语,还不时传出阵阵猥琐笑声。

  “同道中人!”寿儿端着饭菜向这四人那桌走去。杏吧首发

  在最临近那四人桌子的旁边一桌坐下,这桌上已经坐了一人,看上去像是在低头吃饭,可仔细一瞧就会发现他其实是在竖着耳朵偷听旁边那桌四人的对话。

  “又是个同道中人!”寿儿微微一笑坐在了他的身旁,也竖起耳朵来偷听那四人在聊些什么?怎么聊得那么表情淫荡?

  “嘿嘿,孙大厨今天果然没露面,估计是知道了他的女人被人偷摄了。”四人中一脸络腮胡的那位体型彪悍弟子邪笑道。

  “林师兄你也看过那影像了?还是只是听人传说的?”一位脸型瘦削的弟子问。

  “这种影像我怎么会错过呢?昨天听我们炼器阁的小师弟一说我就马上跑到坊市去买了一份。嘿嘿,果然物超所值啊!哈哈哈!”络腮胡林师兄得意道。

  一位本来脸色惨白的弟子忽地脸上一红低声喏喏道:“林师兄啊听说那影像里镜花师妹那下面……下面那里都看得清清楚楚?”

  “什么下面、下面那里的?不就是屄吗?方师弟,你怎么扭扭捏捏的,大方点儿嘛。”

  “嘿嘿,林师兄方师弟还是个处儿呢,哪像你天天跟精纺阁的宋师妹颠鸾倒凤的。”杏吧首发

  “唉,别提了,看了镜花师妹的影像再干宋师妹就一点儿也没性趣了。”

  “有那么夸张吗?女人下面还不是都相差无几?吹灭了灯还不是一个样?”

  “你懂个屁!你是没看到那影像,镜花师妹不愧是膳堂一枝花。不但人美屄也美啊!那小屄长得那个可人儿啊!应该正是名器仙桃屄!”

  “名器仙桃屄?有什么特别?” 脸色惨白的方师弟好奇道。

  “这仙桃屄阴阜饱满鼓胀、丰腻光洁,屄缝呈桃红色紧紧一线。这外观倒还是其次关键是屄紧,百肏不松!屄里面的嫩肉滑嫩嫩,烫乎乎,鸡巴头子一插进去就被那嫩肉像小嘴一样嘬住,被那屄内嫩肉那么一烫,就像是泡在温泉里一样,要多舒服有多舒服,那滋味……啧啧啧!真是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只有肏过了才懂得……真不愧是屄中极品啊!”

  就在这林师兄感叹的同时再看同桌其他三位早已皆呼吸粗重、面红耳赤露出痴迷之态,更有甚者竟嘴角流出了哈喇子。偷眼看桌下那四人裆部早已高挺如柱。

  寿儿也被这林师兄说的想入非非,他没想到镜花师姐羞处居然还是个如此的妙物。真个是被说得心里痒挠挠,火热热。好想也好好品味一下这镜花师姐仙桃屄的美妙。

  “咳咳!林师兄那个……那个影像在那里能买到?”处男方师弟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杏吧首发

  “就在西面坊市里那家[蜃楼岛国奇玩店]。注意:一定要认准[玉枪神君]印记,别买了别人的影像。”

  “玉枪神君?是什么人?”

  “他就是那位偷录这影像的高人!”

  “厉害啊,林师兄你说他是怎么做到的?都那么近身了还一点儿都没被发现?”

  “[玉枪神君]是个神人。我曾经也尝试过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张隐身符去偷窥,可惜一到一丈之内就被凝气中期的师妹发现了。”

  “那影像多少下品灵石?”脸型瘦削的弟子问。

  “十二块下品灵石。”杏吧首发

  “好,吃完午饭我也去买一份拿回来好好研究研究。”另一位弟子最后说道。

  “嘿嘿,不错不错,又要有灵石入账了!”寿儿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美滋滋。

  ……

  寿儿本是来打探消息的,他看旁边那桌之人境界都比他高,又盛气凌人的样子,没敢过去叨扰。倒是他自己身旁的这位虽然体型高大,但看上去呆头呆脑的,再看他的腰牌是杂务堂的弟子,身份比他还不如。且注意到他很是关心这种话题的样子,一直都红着一张脸低头、侧耳偷听相关话题,所以就大着胆子问道:

  “这位师兄,敢问你可知道这施镜花师姐?”

  那人抬头看上下打量了一番柳寿儿,这才瓮声瓮气道:“膳堂一枝花!谁不知道?”

  “膳堂一枝花?可否跟在下详细说说她的情况?”杏吧首发

  那人警惕地看着寿儿,在看到他一脸稚气后又瓮声瓮气地鄙夷道:“你这么小,难道还想……”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

  那人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在寿儿面前盯着他。

  “这是……”寿儿不知道他这是何意,问道。

  “唉,不瞒这位师弟,我很早以前就预定了膳堂一枝花的影像,昨天就收到通知说是影像到货了,可是我最近手头有点儿紧,你能否先借几块灵石给我用用?施镜花的事我比谁都清楚,我关注她很久了,到时候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杏吧首发

  “啊?原来你就是那位?”寿儿吃惊不已,原来这位呆头大哥就是那仅有的一位付不起灵石买他偷摄影像的预定者!



           【未完待续】

           字数:5087